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网站出QQ:1801971504

政策利好 养有保障 无锡百余万老人夕阳红

婆媳 时间:2018-07-12 编辑:天宏娱乐 浏览:
中国江苏网讯 曾获江苏省社会工作优秀项目一等奖的无锡市社会福利中心非洲鼓“鼓圈沙龙”,用音乐照护的力量提高老人晚年生活的质量。 到2017年底,无锡市户籍总人口493.04万人,其中60岁以上户籍老年人口127.98万人,占户籍总人口的25.96%,80岁以上户籍

  中国江苏网讯 曾获江苏省社会工作优秀项目一等奖的无锡市社会福利中心非洲鼓“鼓圈沙龙”,用音乐照护的力量提高老人晚年生活的质量。

  到2017年底,无锡市户籍总人口493.04万人,其中60岁以上户籍老年人口127.98万人,占户籍总人口的25.96%,80岁以上户籍老年人口17.51万人。人口老龄化程度是全国、全省最高的地区之一。据预测,到2020年,老年人口比重将持续加大,达到140万左右,占总人口比重上升至28%左右。到2030年达160万以上,占比35%,进入稳定的重度老龄化阶段。从1983年起,无锡进入老龄化城市后,如何做好为老服务,探索从没有停止过。

  一、机构养老的变迁

  【故事】

  从物质满足到精神满足,老年人生活更精彩

  【讲述人】周慧琴

  1985年,21岁的周慧琴从老牌的常州卫校分到无锡社会福利院。“那时院舍就在黄泥头,几排矮房子,很破旧,里面住着几十个孤老”,周慧琴说,相比去医院工作的同学,无论是工作环境,还是服务对象,都与预想颇有落差。后来她才知道,自己是第一个医护专业毕业的“正规军”,之前院内的医护人员基本都是“半路出家”。

  几年后,福利院建起了三层的公寓楼,居住环境大为改善,有两人间和三人间。有些房间甚至还配备了当时社会非常罕见的空调,到了夏天,体弱的老人可以入住其中,防止中暑。她还记得,最初老人的房间里只有床,后来增加了桌子、抽水马桶、洗浴设施等。

  【档案】从225年前走来,设施变得更加齐备

  《无锡市民政志》记载,清乾隆五十八年(公元1793年)无锡人过鸣岗、祝安、蔡延南等人,目睹城乡贫苦老人饥寒无宿,便筹集私人资金,在普济桥兴建普济堂,又称“老人堂”,收养孤老。堂内老人伙食仅发粥饭,无菜。白天,老人可外出做小贩,给人念经、上街求乞等,生活不易。

  1952年,民政局接管普济堂,更名为“无锡市贫老教养院”,后又改称老残教养院等。1958年,院里选出劳动人民家庭出身的82位孤老,成立敬老院。而老残教养院从1970年起,收容对象除“三无”人员外,兼收代养人员,即有子女的年老体弱、残废行动不便,生活不能自理者,每月向其家属收伙食费和护理费。

  1978年前后,老残教养院的老人生活质量有了提高,伙食费调高,增发盖被、床头柜,院内设有小卖部、理发室、缝纫间、皮匠等,专为老人服务。俱乐部有象棋、扑克、书报外,还置有电视机、放映机。

  1980年,老残教养院改名社会福利院。1984年后,社会福利院进一步贯彻供养与康复并重和民主办院的方针,增设了病房,增加了医务力量和医疗设备。同时健全民主管理委员会,吸收老人参加。每月召开一次民主生活会,每周召开一次生活管理委员会会议,安排老人伙食。一周内每日菜谱各不同,端午吃上火腿肉粽、中秋吃上糖烧芋头和月饼,夏至吃上馄饨,冬至吃上圆子。平时,病员有营养菜,胃病有面食。点心和早点有大饼、油条、馒头、面包、面条、馄饨等。老人的衣着也改变了,过去清一色的统一式服装,还给收养人员添置了东北棉鞋、长绒帽。收养人员每天可到俱乐部看书、看报、看电视、打牌、下棋,不能行走的有服务人员专门护送。有的春节,民政局会向80岁以上的老人每人送一盒蛋糕,并由市政府领导向老人祝寿。

  2003年,无锡市社会福利中心迁至长江北路,占地面积98.8亩,建筑面积40042平方米,设计床位800张,总投资1.12亿元,配套建设健身房、俱乐部、垂钓场、篮球场等。这里只是无锡养老机构的一个缩影,全市现有养老机构139家,养老机构床位突破4万张。

  二、居家养老从无到有

  【故事】从关注孤老到各类老人的居家支持

  【讲述人】贺星允

  家住丰泽苑的贺星允已85岁,以整理家庭账本著称,其实她在退休后还在小梨花庄当过12年的居委会一把手。“小梨花庄属城乡结合部,辖区内的居民文化低,经济差”,贺星允上世纪80年代从无锡一家钢锉厂退休后,到那里发挥余热。刚去的时候,居委会很少有为老年人服务的项目。到了90年代初,居委会开始探索组织老年人锻炼,办起了早舞队,里面还有男同胞,相当于现在的广场舞,在无锡市内是较早的社区文艺团队。他们经常在节假日为社民表演各种节目,还经常给福利院的老人带去欢乐。

  从小梨花庄本身来说,那时的孤寡老人比较少,一般都是几代同堂,大部分无锡老人都是和子女共同生活的。但有时老人会遇到一些婆媳纠纷和家庭纠纷,子女们由于工作等种种原因也会疏忽老人的照料。贺星允说,有些老人年轻时辛苦扶养子女,没有外出工作过,晚年少有经济来源,在家庭中地位非常弱势。当年就有老人向她哭诉,儿子和儿媳让她住在后门的小房子里,做了好吃的从不叫她,而是躲在房间里独自享用。这样的家庭她会多光顾,让子女们了解老人昔日的付出,不能亏待他们。

  锡城像贺星允这样的老人多数有养老金,能够通过市场解决部分生活难题。有些老人能让家政人员上门做饭、洗澡、打扫卫生,能在家中熟悉的环境中继续生活。面对高龄空巢和独居老人,政府也会提供一些免费的居家援助服务,有助餐、助浴、助行、助医等。一些社会机构则在社区里办起了托老所,子女上班时,白天将老人送到机构照看,晚上下班后,接回老人,既减轻了家庭的养老压力,也让老人能够享受天伦之乐。

  【档案】从集中性收养孤老到居家养老起步

  1958年,城市“人民公社化”运动中,市区共建立28个敬老院,收养敬老人员679人,入院条件为无依无靠、劳动人民出身的城市孤老。费用由街道和单位具体分担,后因物质基础不足陆续停办。

 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,逐步采取多层次,多渠道、多形式的办法发展城镇养老事业。一些居家的孤老在家中也能得到外界的支持。1982年3月,结合文明礼貌月活动的开展,分别在北塘区西新街道、南长区清名桥街道和崇安区工运桥街道进行建立“孤老包护组”的试点,孤老包护组以居委会为单位组织孤老的近邻1至3人,常年负责帮助孤老(包护对象主要是孤老定补对象,也有少数无子女的退休工人和子女在外地的老人)包买(买菜、买米、买煤球)、包烧、包洗、包护等事宜,并定期向居委报告老人的生活和身体情况。3个街道共建97个孤老包护组,自愿参加包护组的成员有199人,义务护理孤老109人。是年底,普及全市(包括郊区各街道),共建581个包护组。

  1983年,在孤老包护组的基础上发展到在街道范围内由粮店、煤球店、菜场、卫生所、房管所、理发店、浴室、工厂、学校及居民委员会等单位组成孤老包护网,义务为本街道内的孤老服务。1984年、1985年城镇孤老包护组的活动普及到无锡,江阴、宜兴三县的城镇居委,至1985年底,全市共建立孤老包护网27个,参加单位272个,建立孤老包护组565个,有1212名城镇居民为966名孤老开展社会服务。

女人必知:婚前不要对准公婆做的10件傻事

女人必知:婚前不要对准公婆做的10件傻事

世上最缺的也许就真是后悔药,每当我们寻寻觅觅的征战了许久,...[详细]

打工村青年常年在外 城市梦成“故乡终结者”

打工村青年常年在外 城市梦成“故乡终结者”

老奶奶(左)和一直陪在她身边的三女儿(右)在一起。村南头一...[详细]